港西新闻
工商银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上海出品《攀登者》·诞生记|一群不要命的“疯子”扛下“不可能 >> 正文
上海出品《攀登者》·诞生记|一群不要命的“疯子”扛下“不可能
发布时间:2019-11-07 17:52:42  来源: 网络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国电影需要也应该有一部致敬的作品,一部承担责任、能够展示和激发爱国情怀的关键电影。我们想邀请你拍这样一部电影。你能承担这项重要任务吗?

国家电影局的这个电话是关于“登山者”最早的意向咨询——中国登山队于1960年首次从北坡攀登珠穆朗玛峰。那年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壮举非常感人,可以拍成一部大电影。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上海电影厂成立70周年。塑造登山者的形象无疑是时代的象征。上海电影在创作上一直有传统。每当有重大的历史关头,总会有重要的作品诞生。使命和责任是上海电影的精神。此时此刻,上海需要一部真正的国家杰作。这“硬骨头”是上海电影人的责任。

[准备]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虽然世界上有许多登山作品,但中国以前从未有过关于同一主题的电影。无论是高空造成的困难、拍摄和技术经验,还是拍摄团队和演员的经验,都几乎是一张白纸。

“困难永远不会结束。我们必须战胜它们。”为了回应“攀登者”的名字,整部电影从头开始的过程就像一座要攀登的山峰。

国外登山电影经常展示登山者之间的生死友谊,这将人与自然的冲突和人与人之间的友谊扩大到了极致。主题的规定、场景的规定和演员活动空间的规定都会给电影带来很大的限制。在真实的场景中,山被雪覆盖,穿着登山服、戴着太阳镜防止雪盲的登山者在到达一定高度时已经遇到了身体极限。很难移动和说话,更不用说“表演”这个词,更不用说电影必须具备的观赏性和戏剧性。

《登山者》是一部表达中国英雄的电影。制片人任中伦用八个词“面对面,做最后的润色”,用写意的东方叙事讲述了整个故事。

剧本是电影拍摄的基础和核心。谁将写剧本?

2014年,作家阿来曾说过他一辈子都不会碰这部电影,他破例接受了《西藏天空》的编剧邀请。为了寻找信息,摄影小组偶然发现,阿来曾在1960年做过中国登山队的登山数据收集工作。2014年,他还采访了三名仍然健在的登山运动员,并与潘多进行了长谈,潘多是中国第一位在1975年登上顶峰的女登山运动员。潘多在谈话后不久就去世了。各种各样的条件汇集在一起——“天堂降临到洛伊身上了!”

很快,阿来提供了一万字的大纲来整理故事的主要人物和情节。与此同时,这部电影已经接触了许多导演。几位董事问,“准备阶段什么时候开始?”"导演,我会告诉你演出的时间表."“登山者”前面是“死亡线”,必须在2019年9月30日展示。

正是这条线“吓跑”了许多导演。

导演李仁港参与了电影《皇家卫队》和其他三部电影的拍摄。李仁港被认为是一个不超过时间限制、不超支的导演。一旦他同意,他一定会在时限内完成这项工作。这是导演的个人素质,也是在香港电影商业运作下通过斗争赢得的长期职业习惯。此外,出生于美术领域的李仁港在导演动作片方面也有丰富的经验。此外,徐克受邀担任电影制作人,电影导演团队也组建完毕。

集会之后,中国电影业拥有过去10年甚至20年来最强的阵容:吴静、章子怡、张仪、井柏然、胡歌、王景春、何琳、陈龙、刘小锋、曲尼次仁、拉文德和多布耶,由成龙主演《友谊》。

在第17届华表奖庆功宴上,刚刚获得最佳男演员的吴京收到了担任“登山运动员”登山队长的邀请。吴京问,还有谁在玩?任中伦回答,章子怡和张怡翻译。吴静有些疑虑:“我生于武术。他们都是强有力的演员。他们能打得好吗?”他甚至问当时剧本中与章子怡的“夫妻”关系是否可以改成“前妻”和“让儿子一和张怡表演情感剧!”最后,吴静在《攀登者》中贡献了章子怡称赞的“文Xi”表演。

[射击]注意他的心

2019年1月5日,“攀登者”正式启动。导演李仁港在天津郊区发现了一个矿区作为拍摄现场——冬天裸露的岩石被冰雪覆盖。经过塑造和重建,它们可以非常接近珠穆朗玛峰的形状。它们具有自然的外观优势,在平原地区拍摄,不会遇到高阻力等障碍。然而,拍摄条件仍然很困难。这个矿区是露天的。拍摄期间,室外温度接近-10℃。

一月中旬,许多人从微博上看到吴静去岗石卡雪峰尝试高空登山。这是吴京为尽快适应自己的角色所做的早期准备——他邀请专业登山运动员来指导他。除了学习专业登山技能,他还想投身于真正的冰雪覆盖的高原环境,获得第一手经验。

1月底,中国电影协会新任主席陈明道首次正式访问“登山者”工作室。在片场站了一个小时后,这位演员的专业精神让他感叹道:“这是一场真诚的表演,到处都充满了有力的细节!”

在珠穆朗玛峰“第二步”陡坡上的一场表演中,三名登山者踩着其他登山者的肩膀登上了梯子。他们不能穿带有钢铁冰爪的鞋子,必须脱鞋赤脚攀爬。在电影中,瞿宋林双脚冻伤,导致截肢。在气温接近零下10度的拍摄现场,张毅赤脚踩在雪地上,他的脚冻得又红又麻。他坚持用真实的场景和真实的表演来拍摄所有的场景。

吴京没有用身体替身。所有危险的场景都是亲自表演的。他的膝盖受伤了。拍摄期间,伤势加重,他几乎不能动弹。在方五洲和瞿宋林相互倾诉并澄清多年误会的醉酒场景中,原来的杯子里装满了水,吴静特别提议换酒喝二锅头。在酒精的催化下,两个人玩得轻松愉快,他们的情绪非常精确。当谈到他在训练营十多年的孤独和卑微的心态时,张毅即兴用拟声词“毛毛毛毛毛”代替了原来的台词。

这一幕是在拂晓拍摄的。两个人一直喝到天亮。工作结束时,他们已经喝醉了。对于这部戏,徐克的评论是:注意!“喝酒和不喝酒毕竟有不同的眼光。充血的眼睛和快速的情绪爆发状态在正常情况下是无法表现的,也不能用特效来补充。”

“精致”一词不仅是“攀登者”演员对细节和表演技巧的自我要求,也是一种融骨和血为一体的职业素养。

在拍摄过程中,胡歌的母亲在长期与癌症抗争后去世。在帮助母亲完成前七部后,胡歌迅速回到制作团队继续拍摄。那天正好是梧州射击队和登山队在海拔7500米的大出风口的集锦。该剧也是导演李仁港在登山主题上的前所未有的突破:根据动作片和武术风格,12名登山运动员被绑在梯子上在暴风雨中生存。随着风力的变化,绑在所有人生命上的梯子失去了控制,像暴风雨中的小船一样摇摆和旋转。

[关机]海拔5200米的仪式

三个月大的“攀登者”被秘密拍摄,需要一个吸引注意力的关闭仪式来让每个人的眼睛都关注这个焦点。该小组考虑去西藏、珠穆朗玛峰,并在最高海拔举行关闭仪式。

吴京和张毅一起进入西藏。张毅以前甚至没有去过高原。将近70岁的徐克说他会一起去。1975年成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中国登山队队员桑珠(Sang Zhu)也来到活动现场,向我们讲述了中国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危险过程和真实历史。吴静的眼泪难以控制,在场的许多人也流泪了。

断电仪式那天,徐克站在海拔5200米的陡峭砾石上,感到有点兴奋:“1960年,是我们中国的登山者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完成了从北坡攀登的壮举。这是我们的土地,因为这是我们的高山,我们的脚必须踩在上面。”

6月,在中国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登山队员”集体亮相。章子怡说:“也许你一生中从未攀登过珠穆朗玛峰,但你心里一定有座山。这座山也许没有那么高,但你将永远有一个奋斗的目标。”

任中伦说,“攀登者”最大的意义是通过一部电影汇集我国最好的电影力量。“几年后,我们的后代会怎么看我们?也许有人说这是一群不想死的“疯子”。也许,这是一群付出巨大代价而不后悔的“傻瓜”。但是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告诉他们,我们是共和国的一代。”

向登山英雄致敬也是向新中国70年不断进步的各界登山者致敬。不是每个普通人都必须攀登珠穆朗玛峰,但是人生总有一个目标。当我们把这个目标看作一座山并朝着它努力时,每个人都可以攀登到人生的最高峰。一个国家的复兴和一个国家的繁荣需要每个人朝着同一个目标攀登。

每个人都是登山者!

电影《攀登者》是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的完整记录,由上海文艺出版社编辑。

总编辑:石晨露文本编辑:石晨露


极速快3ap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彩票江苏快三 pc蛋蛋网

上一篇:正向研发投入超100亿后 蔚来(NIO.N)能否走出低谷
下一篇:WeWork撤回上市招股说明书,放弃今年上市计划
相关新闻
读图
© Copyright 2018-2019 iraniansse.com 港西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